2018年05月24日 星期四

麻媛儿 麻醉MedicalGroup

1842年3月30日

美国麻醉医生Long成功实施首例乙醚麻醉

1993年美国总统布什签署总统令

将3月30日定为美国的国家医生节

(National Doctor's Day)

 

很多朋友知道我是医生

“媛儿,你是哪个科的”

“麻醉科”

“哦哦......”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以,我们必须为自己宣传

不然对不起1842年就为咱麻醉打下江山的Long


同行眼里的我们



在外科医生眼里,

麻醉医生是有三头六臂,无所不能的



在医院其他医生眼里

麻醉医生就是道绿色的身影

经常嗖嗖嗖



所以麻醉科里一般没有大胖子

额~如果有小胖子

那是因为他从业时间还太短

在搭台护士美眉的眼里

我们是同命相连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披星戴月,“黑白颠倒”

所以我们有着很深的阶级友谊



朋友眼里的我们


“麻醉是怎么干的?”

“用针?用药?还是用棒”

“哈哈哈,我喜欢第三种”


时不时还会接到朋友这样的微信


亲,问你件事,我生老二后总是腰疼,是不是因为打了麻药的?

亲,你家老二是顺产,无痛都没来得及上。


或者,是这样的


亲,我刚做了无痛胃镜,记忆力衰退好厉害呀!我会不会失忆!

亲,你记得我就行。



家人眼里的我们


儿子毛小胖眼里的媛儿是这样的





我的妈妈




她不是在上班,就是在睡觉




要不,就是在通往床铺的路上





还好,大家都能明白是啥意思



患者眼里的我们


让我们最操心是患者和他们的家属

戴着口罩、帽子的我们

前一刻跟他们沟通愉快

但一下班

我还认识你,你却不认识我

“哦,媛儿医生,换了衣服,我都不认识了”

没事,干麻醉(幕后)的我们早已习惯

麻醉是一项费口水的活儿

因为知识的不对等

我们永远在解释

遇到解释不通的

我们也很无奈



麻醉是一项费力气的活儿

遇到肥胖病人

无论是全麻还是椎管内麻醉

我们都会挥汗如雨

所以,若是我们在看病人的下颌

那是我们在掂量

如果给他托个下颌

自己是否有这个实力

麻醉更是项耗时的活儿

你以为你只是睡了一觉

而我们却一刻不离地守护在你身边

调节你的循环、呼吸、电解质

确保你无痛、肌松、无记忆


手术结束后

你或许还会紧握外科医生的手说

“谢谢啊,您开的刀一点也不疼!”

你不懂,我们不怪你

我们只是有点心力交瘁



我们眼里的自己


术前评估、术中麻醉、术后镇痛

——临床麻醉我们为患者保驾护航

心肺脑复苏、危重症抢救

——危重病我们陪患者披荆斩棘

无痛诊疗、慢性疼痛治疗、癌痛治疗

——疼痛路上我们为患者指点迷津

白天我们辛勤劳作

患者❤️跳得慢,我们❤️跳得快

患者❤️跳得快,我们❤️跳得更快


在不值夜班的晚上

我们还要挑灯夜读

写论文、报基金、考职称

我问毛小胖

“你以后学医么?”

毛小胖说

“我是你亲生的么?”

......


当一个人用工作去迎接光明,光明很快就会来照耀着他。——冯学峰


麻醉医生已用无数个工作日迎来了

朝阳的光明

不求回报

只求理解

3月30日  国际医生节

没有庆祝、没有休息

该干嘛干嘛


但我相信

读完这篇文章后

你已走在了解麻醉医生的路上

本文经“白色暖心舍”授权发布,漫画来源公众号“知麻糖”


温馨提示:本平台已开通文章搜索功能,可关注后发送关键词体验。 

欢迎您在下方留言↓↓↓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

白色暖心舍
白色暖心舍
了解更多
    0条评论

    扫描体验

    手机版网站

    扫描关注

    健康榜公众号